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天價封口費,堵不住密照外泄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經典文章 > 經典美文 > 經典精選 >

天價封口費,堵不住密照外泄

2019-12-24 15:16:21 作者:瘋子 來源:三花門里的瘋子 閱讀:載入中…

天價封口費,堵不住密照外泄

  關注置頂?“瘋子”,讓我做你的樹洞。

  三花門里的瘋子

  瘋言瘋語:

  初露鋒芒!

  文:無微

  《渡舟永不遲》,后臺回復渡舟”,提取匯總~

  今天這篇是新連載《毀了你,愛上你的第3章,希望大家喜歡~

  01.我在財閥聚會上,被當成玩物

  02.4個男人摁住我,把我的腿掰成V形

  01

  一天前的明珠大廈,陸一岷瞇著眼睛,從頭到尾看錄像視頻看了好幾遍。

  這一周,他忙得馬不停蹄,這場火不但燒出了海月宴的“小金門”,還當真差一點毀掉了明珠二十年來的基業。

  在場的幾個記者,個個拿了天價封口費,沒有大規模照片在外流傳,表面輿論控制得很好,可實際上,幾張密照卻早就在網絡上流傳開來。

  密照中那些人的丑態,栩栩如生。

  陸一岷辛辛苦苦去滅新聞和密照,再把照片一疊疊給陸家的當家——爺爺陸鼎山。他苦著臉對爺爺說:“按下葫蘆起了瓢,我真是盡了力的?!?/p>

  陸鼎山氣得暴跳如雷,老頭子早年發家雖不是全白,但也不會下作到干這些聚眾YIN亂的事情,照片上小兒子的丑態畢露,讓他急火攻心差點厥過去。

  最后,海月宴從此不能再辦,陸海濤被禁足三個月,還必須把在明珠的權力全部移交給陸一岷。至此,陸一岷才算是從里到外徹底控制了明珠。

  忙完這一切,陸一岷繞回到辦公室,再細細看那天晚上的錄像。

  “一共有三個嘉賓臨上小金門前退出去了,監控并沒有拍到她們出去的鏡頭,我們大門沒有裝攝像頭?!鼻厥宕怪^。

  其實大門不是沒裝攝像頭,而是每到海月宴當天,為了保護隱私,讓那些獵人們玩得開心,不用擔心被泄露,陸海濤會把整棟別墅的監控都關了,包括大門口的。

  陸一岷也是怕出事,才想辦法另外裝了幾個,沒那么全面,還得偷摸著干。

  他打開桌子上三份退出“小金門”的嘉賓資料,還真是巧,三個人里面,明珠,有其中一個人的合約。

  秦叔看他盯著一個檔案左看右看:“陸總,要不要調查得更深一些?”

  陸一岷用手指點屏幕上停留的頁面,那是一個身穿黃色保潔服的阿姨照片,屏幕上的阿姨正在彎腰收拾垃圾筒。

  他再低頭看看手心中檔案上那個巧笑嫣然的姑娘——齊悅兮。

  02

  上看下看,總感覺哪里不對。

  那個保潔員秦叔事后去找過,卻沒有了蹤跡,當天正宴過后,整個大樓只留了一個保潔,但那個阿姨說沒接到任何要上樓做衛生通知。

  屏幕里的保潔一定有鬼!陸一岷卻看不出是哪個鬼,她全身上下找不出毛病。

  “不用再找了,不管這個放火的人是誰,她最大的目的應該都是曝光‘小金門’,就算是狗仔也說不定,小明星藝人,應該沒誰有那么大的膽子?!?/p>

  娛樂圈,人脈資源,人脈即錢脈,而人脈關系里,派別差異、小團體差異各不相同,卻又各有牽絆,所以應該沒有哪個小藝人會那么蠢,去做這種事。

  陸一岷被齊悅兮檔案里的某一行吸引住了眼神:“咦,她才24歲,卻有個5歲的女兒?”

  “不是她的,聽說是她姐姐的,她姐姐生孩子時難產死了,孩子就跟了她?!鼻厥迨疽鈾n案括號里的一行小字注明。

  陸一岷才看到:“那她家人這一欄,怎么是空白的?”

  “我剛剛問了琴姐,琴姐說她自小父母離異,母親在她們姐妹初中時去世,父親多年來沒聯系,所以家人這一塊,是空白?!?/p>

  陸一岷感嘆:“怎么常人覺得可憐心酸的事情我只會覺得羨慕?像我家……”他不再說。

  秦叔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就像陸家,人口眾多,子嗣豐盈,可其中的權利傾扎和殺人不見血,卻最是恐怖。

  秦叔見陸一岷如此放松,估計海月宴的事情是過去式了,估計也不打算再追究,松了口氣。

  這件事在陸家鬧得太大,最近老爺子臉色越來越不好看,如果再追究下去,怕對陸一岷以后的事情不利。

  陸海濤再混蛋,也是老爺子的小兒子,現在就算斷了條腿,也不是如今的陸一岷可以扳倒的。

  看陸一岷不再糾結,秦叔高興起來,也愿意配合。

  “聽琴姐說,這女孩的合約還有三個月到期,但她卻不想續約,說壓根就不想再干了?!?/p>

  “哦……”陸一岷揚起了眉,“為什么?”

  “琴姐說她好像志不在此,本來前幾個月那部網劇紅了后,琴姐就想談續約,還以為對方想拿喬或者私下約了其他公司,結果都沒有,她就是不想在圈子里干了?!?/p>

  秦叔一邊說一邊也覺得有點奇怪,按道理不應該啊,都看到紅的希望了又放棄,這琴姐的話幾分真?幾分假?

  陸一岷摸摸嘴角,看著檔案上笑得好看的女孩,嗯,挺有意思的。

  “你和方琴說一聲,叫這個女的明天上午十點,過來一趟?!?/p>

  03

  齊悅兮仔細尋思了一遍,確定海月宴當晚沒有留下任何罪證和把柄后,第二天施施然來到明珠大廈。

  還在路上,就又接到琴姐的電話,說要她先去8樓,給人配個戲試鏡。

  這種活她以前沒少干,每次都是陪跑做臺階。她也不介意,這個圈子,要那么介意就別混了。

  再說,這次幫的還是琴姐手下的一個新人,算是和她同一個經紀人,她幫襯一把,也說得過去。

  齊悅兮二話不說,先到了8樓。

  導演看了她一眼,笑容還算親切,指著鏡頭下的一個女孩說:“你幫忙串串戲,帶一下,這里都知道你帶戲帶得好?!?/p>

  齊悅兮心里有點小得意,那是當然,她做事就愛認真,當初雖然不是因為喜歡入的行,可入行后她卻從不怠慢,至少在演技上,她覺得自己同齡人中算不錯的。

  她比較聰明,當年臨時準備了藝考,靠臨場發揮上佳相貌就過了,電影學院四年,她還是老師特別看好的學生呢。

  齊悅兮接過薄薄的一張紙,認認真真看了幾遍,而后,把紙交回給劇務,去簡單上妝。

  她壓根沒注意到綠幕的整個大背景下,房間里亂哄哄的,陸一岷站在一個角落,靠著墻,正在仔細觀察自己。

  這是一部仙俠劇,齊悅兮今天要帶戲的片段是一場離別戲。

  “她也不過才畢業一年,這個工作不都是有經驗的老師做的嗎?”陸一岷狀似隨意地問。

  琴姐在一邊,自信滿滿地回答:“悅兮是那種有悟性很聰明的演員,鏡頭下情切換自如,帶戲她已經做了很多回,沒事的?!?/p>

  陸一岷看了琴姐一眼,視線轉向場內。

  04

  導演喊了一聲“ACTION”,燈光一打,鏡頭拉近,齊悅兮慢慢轉過身,整個人徹底變了樣。

  她對著鏡頭,目光深遠,遠得像一場夢,視線卻很實,實得有太多內容。

  導演一愣,放在膝蓋上的手立即拍了一下,這是叫好的意思。

  對戲的是個剛剛20歲的小女孩,她是琴姐前不久剛帶的一個新人,這場戲只是打磨一下。

  女孩明顯愣住了,整個人傻傻地看著齊悅兮,像望著太陽的花。

  齊悅兮伸出手,極輕極輕地撫摸了一下女孩的臉,隨后微微一笑,笑容清淡,卻像一個鉤子,勾起了前塵往事中所有塵封已久的哀傷。

  女孩瞬間鼻子一酸,眼淚就這樣撲簌簌地掉了下來。

  “卡!”導演喊了一聲,對著齊悅兮豎大拇指。

  齊悅兮笑著擺手,導演又坐下去,趁女孩的情緒還在,趕緊接著拍,。

  “我說了她有才吧,只是可惜啊——時運不濟?!鼻俳愀袊@,說完話才發現身邊已經沒人了。

  咦,老總陸一岷呢?

  齊悅兮哼著歌在大化妝間卸妝,她今天心情很好,心里正想著晚上做啥好吃的給閨女,鏡子里的一個人嚇了她一跳。

  8樓今天拍戲的劇組不多,所以這個大化妝間沒有人在,只她一個。

  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在門口看著她,在鏡子里,他們的視線相撞。

  陸一岷穿一身剪裁合體黑色西裝,連領帶也系得一絲不茍,黑色短發利落地攏向腦后,五官因為依靠門框上背著光,顯得輪廓油畫深重,英俊到讓人移不開眼睛。

  可是他周遭的氣場又太過鋒利,簡直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劍。

  齊悅兮接著卸妝,貌似不受影響,卻啞了聲,不自覺地停止了唱歌。

  閉上眼睛卸眼妝的時間不過兩分鐘,睜開眼睛,門框處已經沒有人了,剛才的一切,仿若幻覺。

  05

  琴姐在桌子底下一直踢齊悅兮的小腿,她的意思很明白,簽吧簽吧,這么好的條件呢,干嘛不簽?

  齊悅兮不動聲色地移開,接著看。

  “你的合約還有三個月到期,三個月的時間,這個親子節目早就拍完了,怎么樣?”

  “你和你女兒一起去,四個家庭中,明星家庭占三個,你是那個素人家庭,工資呢,我們會按照最高級別素人,雙份給你?!?/p>

  秦叔侃侃而談,口若懸河。

  齊悅兮有點猶豫,她的確還有三個月的合約,就要結束演藝圈生活了,到底要不要接?

  不接也沒什么,不過她要為以后的生活作打算,每個月房租水電還有齊涵的各種學習班,也是不小的開支呢。

  接了,能賺點錢,在明星眼里這點錢不算什么,可在普通人家里,這些錢,夠她們母女過一兩年呢。

  可自己才答應齊涵這個寒假帶她去滑雪,拍親子節目要兩個月隨時待命,哪里還有空去?

  見她東想西想,秦叔又說:“這樣吧,酬勞我們再翻一倍,兩個月40萬,可以嗎?”

  齊悅兮哇了一聲,脫口而出:“當然可以,太可以了?!?/p>

  她一向就知道綜藝節目賺錢,沒料到素人也能這么賺。

  前幾個月的網劇,不過就幾萬塊,因為她是女三,又沒名氣,別人給機會,她就很感激了。

  后來整部劇走紅,倒是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齊悅兮非常爽快地簽了字,答應回去做女兒的思想工作,下周一去龍脈溫泉,開始拍攝。

  看著她高高興興地走,那份興奮溢于言表,秦叔狀似漫不經心地問琴姐:“人長得漂亮,戲也演得好,怎么你不多挽留一下,指不定日后大火呢?!?/p>

  琴姐猶疑了一會兒,才說了句非常簡短的話:“她火不了,她——得罪了潘月菲,趙哥下令要封殺她,那個網劇已經是意外了?!?/p>

  門外,忘了手機回來取的齊悅兮愣住了。

  而另一個房間里,陸一岷正看著會議室實時監控,皺了一下眉。

  06

  “潘月菲?趙越?”秦叔顯然很意外,一時竟不知如何接話比較好。

  “不會吧,潘月菲是什么咖位?趙越和你又都是經紀人,雖然地位比你高些,但你年頭久,你就任由他們這樣封殺你的藝人?”

  不怪一向話少的秦叔一下子說那么多話。

  潘月菲五年前就已經走紅,而五年前,齊悅兮不過是一個剛剛考上電影學院的學生,恩怨從何而來?

  趙哥是潘月菲的經紀人,自然會維護她的利益,這個不難理解。

  可是,還是那句,為什么?

  琴姐已經說了開頭,后面自然就干脆都說了,這也是她的疑問,雖然她早就不去找答案了。

  “我其實也不太清楚到底為什么,只是聽說……”

  她猶豫了一下,嘆了口氣,“好像和舊恩怨有關,可我問她,她卻萬事不知,我也沒辦法?!?/p>

  她做了個手勢:“我簽了齊悅兮三年,本來以為憑她的長相和演技絕對能紅,誰知道簽約沒幾天就被趙哥警告。開始我也不以為然,后來每次接戲都出狀況,我才知道原來是真的?!?/p>

  方琴其實很惋惜,齊悅兮的確有難得的悟性和靈性,比起現在市場千篇一律的整容臉和瞪眼睛,實在高出不止一兩節,可是撞上了潘月菲,只能自認倒霉。

  她旁敲側擊問過齊悅兮幾次,發現對方也云里霧里,就沒挑明,齊悅兮也不是個會鉆營的,就這樣涼了下來。

  反正手下那么多藝人,方琴并不光指望齊悅兮。

  今天這個親子節目是秦叔親自找來,不然,齊悅兮哪里有能耐接到綜藝?

  “網劇走紅后,一個來找的都沒有,其實這就說明了情況?!鼻俳?a href="http://www.faxvax.live/huati/wunai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無奈,“不如就算了,我和外面都說她志不在此,可實際上是根本沒法爭,我也答應她算了,改行得了?!?/p>

  反正也爭不贏,又何必那么蠢去硬碰硬?

  齊悅兮特地發出一點聲響,推門進去,示意自己手機忘了拿。

  秦叔在接電話,走到會議室另一頭。

  齊悅兮正要打開門出去,秦叔轉身叫住了她:“齊悅兮,陸總要親自見你?!?/p>

  他打開會議室的另一個門,攤開手掌:“請?!?/p>

  (未完待續)

  新來的寶寶可能不知道,其實,瘋子剛剛完結了四部系列連載。

  第一部是《離婚之后,我還能愛你嗎?》,講的是丁綺的故事,后臺回復“離婚”,提取匯總;

  第二部是《青山嫵媚》,講的是袁青山的故事,后臺回復“青山”,提取匯總;

  第三部是《踏清秋》,講的是小警察尹清的故事,后臺回復“清秋”,提取匯總。

  第四部是《靜水繞峰巒》,講的是刑偵大隊長李玉峰的故事,后臺回復“靜水”,提取全部匯總。

  另外,瘋子家還有三部已完結連載:

  《紫薇花開處》,后臺回復“紫薇,提取匯總。

  《豪門悍妻攻略》,后臺回復“霍芳,提取匯總~

  《渡舟永不遲》,后臺回復“渡舟”,提取匯總。

  瘋情好物:

  清華女學霸做出這款國貨面霜,發售一周就被復購到斷貨.......

  姐夫白日“酣戰”,我聽得臉紅心跳

  超保暖不臃腫!冬天必備這條打底褲

  比男友還持久的暖手保溫杯,愛了愛了

  水桶腰女人的逆襲

  往期好文:

  綠茶閨蜜花式撩漢,我男人成了試驗品

  

  離婚后,我夜不能寐,前夫胃口大開

  從良前,老公約了最后一炮

  渣爸喝醉后,把我剝光了

  公公在病床上,還想再看女騙子一眼

  THE END

  嗨,我是三花門里的瘋子。

  為了孩子,齊悅兮不得不跟老東家繼續牽絆在一起,可是,她能逃過陸一岷的懷疑嗎??快點“在看”,跟著瘋子追精彩后續。

  好了,喜歡三花門故事的,

  別忘了常來哦~

  難得吆喝,點個“在看”再走不遲啊~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評論加載中……
体彩任选9场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