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母親的臉面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情感文章 > 親情文章 >

母親的臉面

2020-01-17 13:44:34 作者:顏彥清 來源:家人 閱讀:載入中…

  怕給我丟臉

  同事電話要過來,母親瞧瞧外面的天色說:“房間里悶,我出去走走吧!”

  幾次帶她參加同事婚禮,一出門母親就肚子痛,回來時,她正抱著手機在刷《楚喬傳》。

  暑假里去看房,她臨出門拿起零錢嘟囔:“要不我不去了吧?去,我在給你做飯?!?/p>

  母親總是這樣,很怕給我丟臉。

  我理解她,做了一輩子農民,皮膚黝黑,衣著簡單,在這座陌生光鮮城市,她會感覺到手足無措自卑。

  為了幫她消除這些不自在情緒,我盡量每次都讓她跟我一起。

  明亮陽光,漂亮人們,剛走進售處,她便開始縮手縮腳。沒人問她,她就永遠盯著地板,不說話,駝背、弓腰,看見人就生澀地笑。我扶著她的肩,試圖給她足夠安全感。

  售樓小姐妝容精致、眉眼漂亮,領著我們介紹新房戶型,母親嘴里一直想說話,忍了很久后,終于輕輕地怯怯地問了一句:“房子是現澆的嗎?”售樓小姐沒好氣地回答到:“現在哪里還有樓板房?”

  

母親的臉面

  母親唯唯諾諾,臉上還掛著尷尬的笑。我有點火大:“什么態度?”拉起母親的手,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  走出售樓處,母親忽然停住腳步,扯著我的手說:“孩兒,下次別再叫媽跟你一起出來了,媽會給你丟臉的?!甭牭竭@句話,我里一陣酸楚,好半天才緩過勁從胸口擠出一句話:“媽,我現在的臉都是您給的,您怎么會給我丟臉呢?”

  可等我長大,有了出息之后,對日漸衰老、不斷啰嗦、越來越遲鈍的母親,有時也會喪失耐心。

  比如,教了母親兩三遍一些家電怎么用,她還是一頭霧水。有次我在睡覺,她過來,碰碰我的背:“那個到底怎么開?”我正處于睡覺被打擾的極度氣憤中,聲音巨大:“不就摁旁邊那個鈕嗎,都說了多少遍了?”

  寂靜,不尋常的寂靜。

  我感到不安,坐起身,看見母親在掉眼淚,她躬著背坐在床沿上,沒有聲音,沒有抽泣,安靜地大顆大顆地掉眼淚。

  龐大負疚籠罩著我,也許少年愛面子心性,也許是不習慣父母張口低頭,那句道歉哽在我的喉嚨里,像顆巨大的炸彈,炸得我的心四分五裂。

  我又躺下,假裝睡覺,然后聽到母親去廚房窸窸窣窣的聲響。過了好久,她站到我床邊輕聲說:“孩兒,飯好了,起來吃了再睡?!甭犚娔赣H的話,我的眼淚抑制不住地奪眶而出,我蒙起被子,不想讓母親看到我流淚的樣子。

  她沉默,過了一會兒說:“孩兒啊,你要體諒媽媽,人老了,記性不好了?!?/p>

  是啊,母親老了,她經常咳嗽,已經干不了重活;這幾年頭發迅疾地脫落,僅剩的薄薄一層,也夾雜著星星點點銀絲;她的耳朵已經不大靈敏,一句話要重復好幾遍;她總是感嘆:“我到了年紀,估計得跟你外婆一樣,變成一個聾子了?!?/p>

  我擦干眼淚,掀開被子,看到母親額頭上的白發最近又添了不少,又是一陣鼻酸。我知道我從來都不完美,會暴躁、會憤怒、會發火;母親也不再像兒時那樣無堅不摧,會怯懦、會軟弱、會流淚。我們都是對方軟肋。

  母親待不慣這座大城市,總是住一段時間就會鬧著回農村老家;可是回了老家后,過不了多久,她又會想兒子,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要來看我。

  這個冬天,我媽又從老家來看我了。自打我工作后,已經數不清這是母親第幾次不遠千里來這座城市看我。

  可是,論她來多少次,她還是不習慣這里的生活,很落寞。聽見走廊腳步聲,她早早地就開了門,樂呵呵地在那迎著我,仿佛我回家是個盛大的節日。早上不到十點,就給我打電話:“你啥時候回來吃飯???”

  “媽,現在還不到十點,還沒下班呢!”

  她眼巴巴地看著我離開,又眼巴巴地望著我回來,時間一分一秒地數著過。

  住在這座城市森林,我的母親像個受驚的小動物,充滿了恐懼。她恐懼汽車,特別是她的兒子被撞后。她恐懼商店:“這兒的東西怎么這么貴?”她恐懼各種電器。

  恐懼之后,她也想迎合,她想融入這座陌生的城市。聽著周圍人流暢的普通話,她會翹起舌尖模仿,發出的是一種極其生硬蹩腳的農村普通話。

  前些天,陪她去存錢,她很緊張,翹起舌尖說了一句:“存錢?!?/p>

  營業員困惑,回了一句:“什么?”她更緊張了,手在抖。

  我輕輕地握著她的手,對著營業員清晰地重復了她的話。她很開心,笑得像個孩子,我感受到她掌心溫熱,和神態流露出的安心。深知,母親老了,而作為孩子的我,是她在這個世界最后的體面后盾。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【讀者發表的讀后感】

查看母親的臉面的全部評論>>

評論加載中……
体彩任选9场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