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賈平凹 :人過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,一日遇魔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人生感悟 >

賈平凹 :人過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,一日遇魔

2018-12-31 06:02:09 作者:賈平凹 來源:詩詞天地 閱讀:載入中…

賈平凹 :人過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,一日遇魔

  大凡世上,做愚人易,做聰明人難,做小聰明易,做聰明到愚人更難。

  當五十歲的時候,不,在四十歲之后,你會明白人一生實干不了幾樣事情,而且所干的事情都是在尋找自己位置。

  性格生命密碼排列定數,所以性格的發展就是整個命運軌跡。不曉得這一點,必然淪成弱者,弱者是使強用狠,是殘忍的,同樣也是徒勞的。

  我終于曉得了,我就是強者,強者是溫柔的,于是我很幸福地過我的日子。

  別人說我好話,我感謝人家,必要自問我是不是有他說的那樣?遇人輕我,肯定是我無可重處。

  若有誹謗和詆毀,全然是自己未成正果。在屋前種一片竹子不一定就清高,突然門前客人稀少,也不是遠俗了,還是平平常常著好,春到了看花開,秋來了就掃葉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 《五十大話

  杭州的一個寺里有副門聯,是:“是命也是運也,緩緩而行;為名乎為利乎,坐坐再去。”

  會活的人,或者說取得成功的人,其實懂得了兩個字:舍得。不舍不得,小舍小得,大舍大得。

  世上的事,認真不對,不認真更不對,執著不對,一切視作空也不對,平平常常,自自然然,如上山拜佛,見佛像了就磕頭,磕了頭,佛像還是佛像,你還是你——生活之累就該少下來了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自在獨行

  人最大的“任性”就是不顧一切堅持自己喜歡的事,只有這樣,人才可以說,我這一生不虛此行。

  好多人在說自己孤獨,說自己孤獨的人其實并不孤獨。孤獨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遺棄,而是無知己,不被理解。真正的孤獨者不言孤獨,偶爾作些長嘯,如我們看到的獸。

  作為男人的一生,是兒子也是父親。前半生兒子是父親的影子,后半生父親是兒子的影子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 《自在獨行》

  我漸漸發現,一個人活著其實僅僅是一個人的事,生活關照型的朋友可能了解我身上的每一個痣,不一定了解我的心,精神交流型的朋友可能了解我的心,卻又常常拂我的意。

  快樂來了,最快樂的是自己,苦難來了,最苦難的也是自己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 《自在獨行》

  人活著的最大目的是為了死,而最大的人生意義卻在生到死的過程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 《畫人記》

  為什么活著,怎樣去活,大多數人并不知道,也不去理會,但日子就是這樣有秩或無秩地過著,如草一樣,逢春生綠,冬來變黃。

  人生的意義是在不可知中完滿其生存的,人畢竟永遠需要家庭,在有為中感到無為,在無為中去求得有為;為適應而未能適應,于不適應中覓找適應吧,有限的生命得到存在的完滿,這就是活著的根本。

  所以,還是不要論他人短長是非,也不必計較自己短長是非讓人去論;不熱羨,不怨恨,以自己的生命體驗著走。這就是性格和命運。命運會教導我們心理平衡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 《游戲人間

  弱者都是群居著,所以有蕓蕓眾生。

  睡在哪里不都是睡在夜里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廢都》

  試想,繞太陽運行地球是圓的,運行的軌道也是圓的;在小孩手中玩弄的彈球是圓的,彈動起來也是圓的旋轉。圓就是運動,所以車輪能跑,浪渦能旋。

  人何嘗不是這樣呢?人再小,要長老;人老了,卻有和小孩一般的特性。老和少是圓的接榫。

  冬過去了是春,春種秋收后又是冬。老虎可以吃雞,雞可以吃蟲,蟲可以蝕杠子,杠子又可以打老虎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對月》

  咱能改變的去改變,不能改變的去適應,不能適應的去寬容,不能寬容的就放棄。

  何必計較呢,遇人輕我,必定是我沒有可重之處么,當然我不可能一輩子只拾破爛,可世上有多少人能慧眼識珠呢?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高興

  我知道我的頭頂有太陽,無論晴朗還是陰沉,而太陽總在。我也知道我能改變些東西,但我改變不了我的心,如同這山上草木四季變化而不變的是石頭。

  就像天空艱難刮落浮虛的酷霜讓天空走向肅穆安靜,讓我在你的廟里靜心的修行邊修邊行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 《帶燈》

  心上有個人,才能活下去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病相筆記

  人過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,一日遇魔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極花》

  我看上的是至今仍不肯說出一句“我也愛你”的人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西路上》

  第一句,是一副老對聯:一等人忠臣孝子,兩件事讀書耕田。做對國家有用的人,做對家庭有責任的人。好讀書能受用一生,認真工作就一輩子有飯吃。

  第二句話,仍是一句老話:“浴不必江海,要之去垢;馬不必騏驥,要之善走。”做普通人,干正經事,可以愛小零錢,但必須有大胸懷。

  第三句話,還是老話:“心系一處”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送給大婚女兒的話節選》

  在這個世上欺騙的事也太多了,真的也成假,假的也做了真,甚至自己也需要欺騙自己,我還不是常常這樣?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白夜

  或許或許,我突然想,我的命運就是佛桌邊燃燒的紅蠟,火焰向上,淚流向下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帶燈》

  老話里講:一等人忠臣孝子,兩件事讀書耕田。俗話講人老了三個特征:怕死愛錢沒瞌睡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秦腔

  人要是活著沒用了,這世上就不留你了。

  mdash;—賈平凹《極花》

  *來源品讀時刻。作者:賈平凹,當代作家,1952年2月21日生。1993年創作《廢都》。2008年憑借《秦腔》,獲得第七屆茅盾文學獎。2011年憑借《古爐》 ,獲得施耐庵文學獎。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評論加載中……
体彩任选9场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