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閨蜜通知我,老公在酒店里被抓了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 >

閨蜜通知我,老公在酒店里被抓了

2019-12-23 14:30:18 作者:席慕蓉蓉呀 來源:席慕蓉蓉 閱讀:載入中…

閨蜜通知我,老公在酒店里被抓了

  插畫 | 培培貓

  PS:小伙伴們,秦嘉的連載已完結,番外放在三條了,今天開始上新的連載啦,大家繼續捧場噢,這本連載是上周末動筆開寫的,至于篇幅長短得看大家喜歡與否了,新連載第一天跟大家見面,幫蓉蓉點個在看或者留個言好嘛~

  

  01

  陳可打開房門時候,發現家里燈火通明。

  以往這個時候,江淮元基本上要么還在公司加班,要么還在外面應酬。

  陳可走進門,低頭換了雙拖鞋,隨口說了句:“今天下班這么早???”

  房間里一片寂靜,半晌沒有人應答。

  陳可有些疑惑,江淮元雖然算不上多浪漫,但結婚這三年以來,對自己,可以說是有求必應,溫柔周到。

  是沒聽到嗎?

  陳可換好鞋子客廳里走,走過玄關處,看見客廳的沙發里,江淮元和婆婆杜心蘭面對面坐著。

  江淮元臉色有些頹唐,眼瞼下垂,看起來似乎有些泄氣的樣子。

  而婆婆杜心蘭則是一臉嚴肅,還帶著些許的怒意。

  “媽,您來啦?怎么不早通知我一聲,我好多買點菜回家?!标惪煽匆姸判奶m的臉色,心里頓時有些七上八下。

  雖然結婚這三年,他們夫妻倆和婆婆是分開住的,除了逢年過節,平時聯系算不上多,所以也不存在所謂婆媳矛盾一說。

  但是杜心蘭的氣場她是見識過的,她這臉色一沉,說明肯定是有事情發生。雖然陳可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但是看杜心蘭這副模樣,應該是跟自己脫不了干系。

  “陳可,你自己摸著良心說說,你們結婚這三年,淮元對你怎么樣?我對你怎么樣?有沒有一丁點對不起你?三年了,淮元三十歲的人了,你也二十七歲了,到現在也沒要個孩子,作為婆婆,我有催過你半句么?”

  見陳可叫自己,杜心蘭沒有回答,而是噼里啪啦地說了這么一大堆話。

  陳可剛剛還懸著的心頓時放下來不少,原來是來催生孩子的。這三年來,并不是她不想生,而是努力過一直都沒懷上。曾經也和江淮元一起去醫院檢查過,都沒什么問題,可三年來就是懷不上。

  一開始他們也著急,但是后面兩個人就都看淡了。要孩子這種事要看緣分,越是著急,可能就越不得其愿;順其自然,說不準哪天就有了呢!

  “媽,我知道您對我好,淮元對我也好。但是孩子的事情,我和淮元之前也跟您解釋過,不是我們不想要,可能是跟孩子的緣分還沒到?!标惪绍浵?a href="http://www.faxvax.live/zhuanti/shengyin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聲音,試圖消消老太太怒氣。

  “如果只是孩子的事情,我做長輩的,也不好參與什么??墒顷惪?,這是孩子的事情嗎?你做了什么你不清楚嗎?還要我這個一把年紀老太婆不要臉把你的丑事說出來嗎?”

  杜心蘭不但沒有消氣,聲音反而越說越大,說著說著,那張雖然保養得十分精致依舊有些下垂的臉上已經不僅僅是氣憤,更多的是厭惡嫌棄。

  話一落音,“啪”地一聲,杜心蘭把手里的一沓照片摔在了沙發前的茶幾上,照片頓時四濺飛開,有一張剛好落在了陳可站在一旁的腳邊上。

  “離婚吧!”

  02

  陳可在那一瞬間懷疑自己幻聽,不然怎么會聽到一直坐在沙發對面面無表情的江淮元說了一句“離婚吧”?

  從結婚的那一刻起,在陳可的腦中,就從來沒有“離婚”二字。

  她的婚姻感情生活里也沒理由有這兩個字,從談戀愛開始,所有人就夸贊他們金童玉女,佳偶天成。

  江淮元對她也從來都是溫柔周到,有求必應。

  那時候陳可甚至在心里偷著樂過,自己上輩子怕是拯救銀河系,所以才遇到像江淮元這樣長得陽光帥氣,工作能力出色,對自己也百依百順的好男人。

  可她沒想到,這才結婚短短三年不到的時間,這個自以為的真命天子居然沒頭沒尾地就跟自己說“離婚吧”。

  “你在說什么?淮元。這個玩笑好笑!”看著婆婆杜心蘭滿臉的怒氣,以及江淮元一臉的嚴肅認真,陳可那一刻明白,自己剛剛的話語有多蒼白無力。

  他不是在開玩笑。

  他剛剛確確實實說了那句話,離婚吧。

  陳可那一瞬間覺得眼睛酸脹得厲害,一瞬間眼淚就溢滿了眼眶。她努力地忍著,可是有那么兩顆淚珠不聽使喚地還是在眼中滑落。

  “為什么?江淮元。這些年,我有一絲一毫對不起這個家,對不起你嗎?”陳可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那么狼狽。

  “可可,時至今日了,我也不想太難看,畢竟我們夫妻一場,我希望好聚好散。至于你做了什么,那些照片上一清二楚?!苯丛獎e過頭去,不去看她。

  陳可聽他說起照片,才想起剛剛讓杜心蘭大動肝火的那一沓照片,于是彎下腰去,將地上,茶幾上的照片一張張拾起來。

  照片中,是一個眉清目秀男子和自己在酒店大堂擁抱,一同走出酒店,然后一同上車,最后男子送她回到自家小區,并在分別時又擁抱了一次,動作看起來是有些略顯親昵,但也不至于過分。

  陳可突然想起,今天上午,自己去和甲方開會,在酒店突然遇上了自己多年未見的高中同學秦凱。秦凱在高中時是自己的死黨好友,曾經一起經歷過不少開心的時光。

  大學之后,秦凱出國留學,兩人就一直未曾見過面。直到今天,在酒店偶遇,還是秦凱先認出她來,于是兩個人就寒暄了一番。

  陳可沒想到,這樣普通朋友間的寒暄,居然會被有心人拍了下來,傳到了婆婆杜心蘭和老公江淮元的手上。

  “你跟蹤我?”陳可看完照片,不可置信地看了江淮元一眼問道。

  “不關淮元的事情,是有人發給我的!”聽陳可責備江淮元,婆婆杜心蘭立馬說道。

  “如果不是我拿到這組照片,淮元到現在還被你蒙在鼓里!”

  03

  “媽!不是您想的那樣,您聽我解釋。那個男生是我一個高中同學,我們十年未見了,今天我去和甲方開會,剛好和他在酒店遇上了,于是就一起聊了幾句!”陳可解釋道。

  “什么朋友見面的時候關系親密到不分場合就摟摟抱抱?又是什么朋友跟你同進同出酒店?什么朋友還要這么好心大中午把你送回家?如果你真的心里沒事,又那么在乎那位朋友,為什么當時不敢把他請到家里來坐坐?你不是說你們是十年未見的好朋友嗎?久別重逢,一起敘敘舊也正常???”杜心蘭也是在社會摸爬滾打的人,一連番的發問,讓陳可頓時有些語塞起來。

  “連你也不相信我嗎?”陳可坐在地上,淚眼婆娑地轉頭問江淮元。

  江淮元依舊把臉別過去,沒有說話。

  “陳可,我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,我也不管你有做沒做。這照片就是證據,我江家世書香,容不得這等毀壞門楣之事!你既然不守婦道,和野男人勾勾搭搭,那我們也沒什么好說的了。這個婚,是一定要離的,明天,你們就去把手續辦了!”

  杜心蘭面色稍微有些緩和,但語句卻是字字鏗鏘,氣勢也依舊凌厲。

  “離婚協議我已經請律師見證過了,我也已經簽好字了,你看一下,沒問題的話你就簽字吧!我們結婚三年,我也沒什么好補償你的,這套房子還有你經常開的那輛車就留給你,存款我們也沒多少,就一人一半吧!”

  這一晚上,在說到離婚和財產分割的時候,江淮元終于打破之前的沉寂,說了幾句連貫性的話,并從一旁的公文包里,拿出了兩分協議書放在茶幾上。

  “那如果我不簽呢?”陳可抬起頭來,滿眼絕望痛苦,以及對眼前這兩個人的陌生疏離。

  “不簽?那就等著上法院吧!我有證據在手,到時候可能連房子車子你都得不到。另外,你老陳家,向來看重臉面。到時候我倒是要看看,陳若之生出了你這么個女兒,他的那張老臉往哪兒擱!”

  “你真的這么絕情?一點余地都不給?”陳可繼續盯著江淮元。

  這時候,她的眼中,婆婆杜心蘭已經不重要了,這個她愛了三五年的男人的態度,才是她最想看到的結局。

  “對不起?!苯丛琅f不敢正視陳可的眼睛,低下頭小聲地說了一句。

  “好,我簽!只是江淮元,但愿從今往后,你別后悔!”那一瞬間,陳可眼中的光亮逐漸消失殆盡。

  她知道,這個男人,是鐵了心要跟她離婚了。

  他的眼中,不再有溫情,不再有他們的未來,也不再有昔日的點點滴滴,山盟海誓。

  李宗盛曾經在給自己的歌里面寫道:舊愛的誓言就像一個巴掌,每當你記起一句就挨一個耳光。

  這記耳光,太響太疼了,疼到了陳可的心坎里。

  而他的那些話語,那些表情,就像是一把披著寒光尖刀,插在自己的心窩上,頓時四肢百骸,痛得連呼吸都覺得奢侈。

  04

  看著陳可顫抖著手簽完字,杜心蘭和江淮元對視了一眼,兩個人眼神里的神色稍縱即逝。

  只是這時候的陳可依舊沉浸在巨大悲痛和不可置信中,根本無暇顧及它物。不然,她一定能從其中讀出解脫、興奮、狠厲以及狡黠來。

  “今晚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,明天早上我會叫人過來搬東西?!苯丛眠^其中一份協議,站起來對杜心蘭使了一個眼色,然后對還坐在地上傻傻呆呆的陳可說道。

  等杜心蘭和江淮元走了大約半個多小時之后,陳可才從這場巨大的變故中回過神來。

  這場所謂的“離婚談判”來得太迅速,太猝不及防,她幾乎是被他們母子二人牽著鼻子走的。

  先是所謂的證據,然后以所謂的門風呵斥,然后再以上法庭威脅,可謂是步步為營,步步緊逼,讓陳可毫無招架之力。

  陳可回家前,還在想,今晚要做什么菜,明天去商場給江淮元買一套新的西裝領帶,忙過這段時間之后跟江淮元準備去哪里旅個游,如果運氣好的話,說不定旅途中還能意外懷上一個寶寶。

  可是電光火石間,這場在外人看起來格外甜蜜幸福的婚姻,居然毫無預兆地就碎了一地。

  陳可努力搖了搖頭,讓自己鎮定下來,她要把今晚上發生的一切好好地捋一遍。

  那些所謂的“證據”到底是怎么來的?難道杜心蘭一開始就派人跟蹤她監視她?如果是,那是不是也能說明,這場所謂的離婚,是她早就預謀好的?

  今天早上才拍的照片,為什么這么快就到了杜心蘭的手里?這不是最奇怪的,最奇怪的是,為什么這么短的時間里,他們就已經準備好了離婚協議書?難道,這場偶遇也是個圈套?目的就是為了拍這組照片?而離婚協議其實早就準備好了?

  如果是場他們一手策劃的戲,那秦凱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?他可是自己當年最要好的朋友,為什么會幫著杜心蘭跟江淮元來陷害自己?

  最最讓陳可想不明白的是,如果自己的一切推理都是正確的,為什么杜心蘭和江淮元要繞這么大一個圈子來離這場婚?為了財產?可是江淮元把車子和房子還有一半存款都留給她了。

  或者,是江淮元自己早就已經對這段婚姻不忠了?

  想到這里,陳可腦中突然浮現起一個畫面來。

  一周前,她在臨市出差,而江淮元也去另一個城市出差去了。

  當時她在自己下榻酒店的停車場,看到了一個神似江淮元的背影。他當時摟著一個酒紅色頭發苗條性感女子,女子戴著大帽檐的帽子以及遮住半邊臉的墨鏡,雖然陳可也覺得有些似曾相識,但當時車庫燈光黯淡,加上他們一上車就馬上走了,她也沒看真切。

  那時候陳可對江淮元還是滿心相信,雖然看起來有些相似,但畢竟隔得遠,而且那輛車一看就不是自家的,所以就沒放在心上,以為是自己一時眼花,看走了眼。

  現在想來,陳可心想,那個人會不會就是江淮元呢?他說去另一個城市出差了,說不定當時就跟別的女人和自己在同一個城市,甚至同一家酒店鬼混呢?

  如果真的是,可那個有點眼熟女人,又到底是誰?

  一想到這里,陳可渾身冰冷,是從頭涼到腳的那種涼徹心骨的冷。

  如果她的推測沒錯,那么江淮元很可能早就背叛自己了。而這組所謂的證據,也只不過是賊喊捉賊的戲碼,目的就是為了逼她離婚,順便把臟水潑到她身上,自己反而摘得干干凈凈。

  但即使一切推斷起來,都已經順理成章了,陳可始終還是覺得哪里不對勁。

  她了解江淮元,也熟悉做事風格。他繞這么大的彎子,很可能不僅僅是逼自己離婚這么簡單,整件事情的背后一定還隱藏著更大的陰謀。

  其實陳可的第六感沒有錯,江淮元所做的這一切,當然不只是逼她離婚那么簡單,一個更加巨大的陷阱已經開始向陳可慢慢撲來。

  只是這么多年,陳可了解江淮元,可他卻輕視了陳可。

  就在陳可逐漸把所有的節點梳理通暢,知道自己很可能是遭了他們母子二人算計的時候,一個電話突然打了進來。

  “可可,你在家嗎?”是陳可的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好閨蜜衛青嵐。

  “在呢?!标惪蓡柕?。

  “可可,出事了,出大事了!你快來威斯汀酒店……”

 ?。ǖ谝徽峦辏?/p>

  PS:總有讀者說一章看不過癮,作者一天寫大幾千字也實在辛苦,為了滿足大家看過癮的同時,也為了給我們作者一點寫作動力。

  只要掃描下方的(長按圖片即可),成為搶先看會員,就可以每天閱讀兩章,今天已經更新第二章了。

  短篇小故事

  AA制的男友,得知我真實身份后秒慫

  

  為了簽單,我被富豪白睡了3個月

  有個男人,專娶不孕妻

  你我本無緣分

  全靠我美貌死撐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評論加載中……
体彩任选9场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