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遠嫁的妻子,死在了回家路上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原創文章 > 原創精選 >

遠嫁的妻子,死在了回家路上

2020-01-02 08:31:22 作者:春胖胖 來源:春胖胖 閱讀:載入中…

遠嫁的妻子,死在了回家路上

  街邊的小攤上,是鄭寧經常和朋友擼串的地方。

  他有事沒事喜歡喝點小酒,但都是控制在能保證自己清醒范圍之內,可現在坐在桌子對面的卻是一個女人。

  “我工資呢沒多少,一個月4500,情況你也應該都知道了。

  我還有一個女兒四歲,現在在上幼兒園,所以如果我們結婚的話,你一進門就得當后媽。

  我是不會做家務的,工作也非常忙,經常不在家,你就別出去工作了,幫我好好照顧女兒,我一個月給你1500。

  除了家里的柴米油鹽剩下的你隨便花?!编崒幨掷锬弥淮?a href="http://www.faxvax.live/zhuanti/kaorou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烤肉對著面前的女人說。

  對面的女人端起水杯潑了鄭寧一臉:“你有病吧!”然后氣沖沖得走掉了。

  鄭寧用旁邊的紙巾擦了擦臉上水漬,里想著幸好沒有潑到烤串,不然味道可是大打折扣呀!

  這家的烤串他吃了三年了,今天趕跑得是第12個相親對象。

  老板看著他嘆了口氣,已經見慣了這樣的場面,這么多年,潑水的至少七八個了。

  每次都能把人家如花似玉小姑娘逼的變了臉。

  鄭寧結完帳后,去幼兒園接了孩子,回家后他母親趕緊上來問今天的相親怎么樣,他只得如實說對方可能看不上他。

  母親一邊嘟囔著對方眼光不好,一邊去廚房做飯了。

  “兒子,你真的不考慮再找一個了?你媽給你找了這么多你沒有看上眼的嗎?”父親放下手中的扇子問鄭寧,“還是你還在埋怨你媽?”

  “爸,這件事過去了就不要再說了,我目前沒有結婚的想法,只想把妞妞好好帶大?!编崒幙戳丝磁吭?a href="http://www.faxvax.live/zhuanti/canzhuo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餐桌上寫作業的女兒,掏出筆記本開始工作。

  這是父女倆的常態,等妞妞寫完作業之后,鄭寧會停下手上的工作陪她玩游戲。

  不可否認他是一個好爸爸,只要有時間都會陪著妞妞,為了多賺點錢還會接一些兼職來做。

  這天中午,桌子上震動手機吵醒了午睡的鄭寧。

  他迷迷糊糊接起了電話,臉色一變,拿起外套就往門外跑去。

  幼兒園里,妞妞正低著頭站在老師面前,而旁邊坐著的是個重量人物,把一個單人沙發都填的滿滿當當,讓人真怕她卡住起不來。

  她懷里還有一個小男孩,雖然哭花了臉,但此刻臉上充滿了得意。

  “老師你好,我是妞妞的爸爸?!编崒幙粗ㄩ_的門走了進去。

  “你看看你家小孩把我孩子打成啥了!臉都抓破了,怎么教育的呀!”

  “妞妞這怎么回事呀?”鄭寧看了對方一眼沒有搭話,他蹲下來問女兒,但妞妞抿著嘴巴不肯開口。

  “我剛才也問過了,但妞妞不肯說,不過她把別人臉抓傷了是事實,我先把兩個孩子送去教室上課?!崩蠋熣f完把孩子帶走了,留下了鄭寧和那位小男孩家長。

  “這件事情不論什么原因,妞妞也不應該抓傷你家孩子的臉,真是對不起,你看怎么道歉,您才能接受?”

  鄭寧知道妞妞不會無緣無故和別人打架,但說到底終究是把別人家孩子吃虧了,所以給別人賠償是應該的。

  “知道就好!看看我兒子臉都見不了人了哦!還是被一個丫頭片子打得,說出去別人都笑話?!彼?a href="http://www.faxvax.live/zhuanti/shangxia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上下看了鄭寧一眼,“這樣吧,給一千塊這件事就算過了!”

  “一千塊?”鄭寧覺得有些多,臉上的指甲印很小,小孩子新陳代謝快不會留疤的,但想了想還是給轉賬了,只要受傷的不是他女兒就好。

  雖然這樣的想法有些自私,但為人父母多少都會為自己的孩子想吧。

  處理完這件事情他抬起手看了看時間,還有半個小時放學了,索性去教室把妞妞接回了家。

  一路上父女倆人都很沉默。

  到家后他把妞妞帶進了臥室:“現在可以說了吧?為什么要打別的小朋友?”

  “他說我有娘生沒娘養,從來都是爸爸來接我,說我沒有媽媽!”妞妞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“我告訴他,我媽媽非常愛我,但他不相信,還一直推我,所以我就抓他了?!?/p>

  “對不起妞妞,是爸爸的錯!”鄭寧跪在地上抱住了女兒,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。

  這幾年每次妞妞問起媽媽的事情,他都避而不答,但也無法避免的給妞妞造成了傷害。

  晚上哄妞妞睡著后,他拿出鑰匙打開角落里的抽屜,相框是一張婚紗照,照片上的女人笑得那么的開心。

  幾滴眼淚滴在相框上,反射出了燈光,讓人有些刺眼。

  鄭寧基本每晚都要依靠酒精才能入睡,他時常會夢到他們曾經在一起的情形,就像一遍一遍地提醒著自己所犯的錯!

  他和女朋友王燕在學校就開始交往了,別人都說畢業之后就分手,可他們偏不信,所以畢業就準備結婚。

  鄭寧是本地人,王燕家在一個五六線的小城市,坐火車一天一夜才到。

  他提著禮物和王燕回家的時候,對方家里人對他不冷不熱,他有些緊張,手心微微出汗,握住王燕的手都是濕漉漉的。

  可有些話還是得說,所以他問起對方父母的意見。

  “既然你問了,那我就直說吧,我和你阿姨是不愿意燕子嫁給你的,離家里太遠,到時候受了委屈連個幫襯的人都沒有。

  她是我們一家從小疼到大的,什么苦都沒有吃過,我們都想把她留在身邊?!蓖跹喔赣H說。

  “爸!現在這么方便,我坐個飛機幾個小時就回來了。

  你們想我了就給我打電話,我有時間就回來看你們,反正我是認定鄭寧了!不然我就不結婚了!”王燕有些賭氣地看著她父親。

  僵持了幾天,最后她父母還是敗給了這個寵愛的女兒。

  實在辦法看著從小精心呵護的小棉襖去那么遠的地方,她母親還在屋里哭了好久。

  父親紅著的眼眶也讓王燕差點心軟,但為了愛情,她裝作看不見父母的不舍。

  在兩家人的商量下雙方敲定婚禮時間,鄭寧和王燕也忙得不可開交。

  婚后他們和父母住在一起,畢竟大城市的房價實在是太貴,幾年的房租攢起來也是一筆不菲收入。

  婚后鄭寧去警察局實習,而王燕剛剛在公司上班一個多月,就發現自己有了身孕。

  這對兩家人來說都是好消息,家里人怕出現意外就讓王燕辭職在家安心養胎,王燕糾結了一些天便答應了。

  因為丈夫鄭寧上班越來越忙,兩個人可以見面的時間屈指可數,自己不上班便可以多見他幾次。

  轉眼懷孕三個多月了,度過了危險期后,婆婆便開始指使王燕做家務,她要是稍微有些怠慢,婆婆還會陰陽怪氣地說她矯情。

  之前三個月她也只是洗洗碗,洗洗自己的衣服,但現在王燕基本上包攬了所有的家務活,除了鄭寧在的時候,婆婆會主動洗碗,做些家務。

  偶爾家里來親戚,婆婆也會話里話外瞧不起王燕是外地人,每次都說她嫁給鄭寧沾了光。

  她有時候也會覺得累,但她看到鄭寧下班后疲憊神態,不忍心他夾在中間為難,反正也沒有多大的事,自己忍忍就過去了。

  一直到王燕懷孕八個多月,婆婆才從她手里接下了活。

  本來說好坐月子,她母親會來照顧,結果生產的前幾天,母親不小心摔下樓梯腳受傷了。

  只好給她轉了一筆錢讓她去請月嫂,一定要把身體調理好。

  王燕雖然想回家看看,但身子不方便只能作罷。

  而婆婆聽到王燕打電話雇月嫂,忙說浪費錢,有她就行了,王燕拗不過只好同意。

  鄭寧的工作越來越忙,有時候還會有危險。

  就連王燕生產的時候都沒有趕回來,王燕有些委屈,但她知道丈夫的工作性質,所以沒有無理取鬧。

  坐月子的時光對王燕來說是難熬的,她常常暗自后悔沒有請月嫂。

  婆婆做的飯都是家常菜,平時吃沒什么,但現在卻是不適合她的。

  買了紙尿褲,老人家說對孩子不好,要用尿布才好,還省錢。

  她沒辦法,只能給孩子換成尿布,但從第十天的時候,就讓她自己洗了,還說以前的女人剛生完孩子就下地了,哪有這么多窮講究。

  王燕無奈,只能自己洗。

  而她公公從來不插手婆媳之間的事情,是男主女主內的大男子主義。

  鄭寧那段時間正和同事盯著一個連環殺人案,忙的就差住警局了。

  晚上睡覺也是和老婆孩子分開睡,因為睡覺的時間沒多少,怕打擾到孩子休息,所以夫妻兩見面的時間也特別少。

  就這樣孩子五個月大了,鄭寧給起了小名叫妞妞。

  期間王燕提過搬出去租房子住,但是鄭寧算了一筆賬。

  自己賺的工資少,房租和孩子的日常開銷過后就所剩無幾,所以只能維持原狀。

  鄭寧問過為什么要搬出去,王燕沒有說話,他也就沒當回事。

  這天下午,王燕像往常一樣收拾碗筷去廚房洗碗,出來看到婆婆給妞妞喂了一顆糖。

  “媽!妞妞小不能吃糖,不是給你說過了么!”王燕有些無奈,婆婆經常給女兒吃糖,瓜子啥的,說了幾遍也不管用。

  剛準備把手伸進妞妞嘴里把糖掏出來,卻看到妞妞忽然咳嗽了起來,并且呼吸有些困難。

  王燕嚇壞了!連忙把妞妞抱起來臉向下趴在自己腿上開始拍后背,拍了估計有兩三分鐘才聽到啪嗒一聲,接著妞妞哇的一聲哭了起來。

  她看到地上掉落的糖,把妞妞緊緊抱在了懷里,和孩子一起流眼淚。

  “哭什么哭?好像我怎么欺負你了似的?!逼牌趴春⒆記]事了王燕還在哭,不冷不熱地說了一句,“寧寧小時候啥都吃,也沒見這么矯情!”

  說完還瞟了她一眼。

  王燕本來就被嚇壞了,可婆婆不僅不覺得錯,還說風涼話。

  于是她也回了一句:“媽你這說的什么話,妞妞還沒長牙齒,這種東西本來就碰不得,我都給你說了好多遍了,萬一出事了怎么辦?”

  “這不是沒出事么!你什么態度呀你?你吃我家的穿我家的,現在還和長輩頂嘴!不知道當初寧寧看上你什么了?”

  婆婆很強勢從來不肯吃虧,跟鄰居吵架經常是獲勝的那一方,所以毒舌不言而喻。

  王燕從小被寵大,和別人吵架也不擅長,所以有理說不清。

  她轉身回到房間,抱著妞妞越想越害怕,她怕以后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生,怕今天耽誤了幾分鐘而導致無法挽回后果。

  所以她決定抱著妞妞回自己娘家,什么時候鄭寧決定搬家了她再回來。

  看著王燕收拾行李,婆婆坐在沙發上磕著瓜子,鄭寧他爸終于不再沉默:

  “你收拾什么行李呀!你媽就是刀子豆腐心,你別往心里去,她這次也長記性了,以后一定不會再喂妞妞那些東西了!”

  “爸,我回娘家住一段時間,好久沒回去了?!蓖跹嗷卮鹫f。

  其實她公公除了平時不插手她們婆媳之間的問題,其他時候還是對她挺好的,有時候還會偷偷給她塞點錢花。

  “你家那么遠,你要是想回去,等寧寧休假了讓他送你回去。你現在單獨帶著孩子多不安全呀?!编崒幐赣H說。

  “沒事,爸你放心吧?!蓖跹嗍帐昂脰|西拉起行李箱,抱著妞妞就往門外走。

  鄭寧父親眼看著勸不住,把母女兩送上了車,并且讓到了家一定給他打電話,王燕應下了。

  在車上,看著懷里的女兒,王燕眼淚又流了下來。

  她不顧父母的阻攔嫁到這里,以為從此會很幸福,卻沒想到自己把以前沒吃過的苦,沒干過的活都經歷了一遍。

  她給鄭寧發了短信,然后把手機關機了。

  鄭寧最近工作不太忙,收到短信時,他正在辦公室看卷宗。

  “我回娘家了,也想自己靜下來想一想,我曾經以為嫁給你是我幸福的開始,但沒想到我錯了。

  我知道你工作忙,所以家里的事情我不想帶給你壓力,但我發現我已經快要撐不住了。

  我懷孕三個月之后,媽說胎穩了,家里的家務全部都是我做的。

  坐月子第十天,我就開始自己洗尿布,后來不僅要照顧妞妞,還要做他們的一日三餐,媽還經常對我不滿意。

  我給媽說過很多次,不要給妞妞吃堅果,今天媽給妞妞吃糖,妞妞直接就呼吸不上來了。

  如果不是我及時發現最后弄出來,我無法想象后果,可媽依舊覺得我小題大做,沒有一點悔改的意思。

  我只想搬出去我們單獨住,要不我們就離婚吧?!?/p>

  鄭寧看完之后,又驚又怕。

  他結婚以后一直忙于工作,所以忽略了妻子感受,每次看她心情不好可是問她又不說,自己也就沒有多想,沒想到她受了這么多委屈。

  連忙撥打了電話,結果發現妻子已經關機了。

  他給同事打了個招呼,跑出了門,一邊跑一邊和父親確認王燕去了飛機場。

  他一邊開車一邊不停地打妻子的電話,他了解王燕的性格,如果不是真的很失望,她是斷然不會只身帶著孩子回娘家。

  他的車速越來越快,可才走了多一半的路程,前面卻堵車了,他只能下車查看情況。

  “太嚇人了!出租車和大卡車撞了!都把出租車壓扁了,那個司機被拉出來的時候已經咽氣了。

  聽說后面還有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孩子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唉……”馬路上站著很多人,其中一個男人說。

  鄭寧聽完慌了,他推開前面的人,朝事故發生的地方跑去,到了事故現場被交警攔住了路。

  正準備解釋看到幾個人從出租車里抬出了傷者,另一個人還抱著孩子,而孩子正在大哭。

  鄭寧一眼就認出了妻子和女兒,他推開別人跑到了王燕跟前,看著滿身鮮血奄奄一息的愛人,控制不住大哭了起來。

  他握住妻子的手在顫抖,而王燕用盡力氣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臉,就閉上了眼睛,手無力地垂了下來。

  他抱著妻子哭喊著,希望旁邊的人幫幫忙,最后終于等來了醫生,可懷里的人已經沒了聲息。
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的腿已經沒有了知覺,最后被別人強行分開,把王燕的尸體拉到了太平間,而他也在同一所醫院看到了病房里的女兒。

  才五個月的妞妞腿上打著石膏,身上還有一些擦傷。

  那么嚴重的車禍一定是妻子在最后一刻護住了女兒,所以妞妞才能活下來,并且傷情并不算嚴重。

  鄭寧的眼淚滴在妞妞的床邊,他看著睡著的妞妞,臉上鼻涕眼淚到處都是,足以想象她哭了多久。

  他接受不了為什么一天的時間,這個家就變成了這樣。

  但他知道這不是一天的矛盾就能造成的,自己工作以后,每天忙碌缺少和妻子的溝通,以至于她受了這么多委屈。

  他恨自己為什么沒有在妻子第一次提出搬家的時候追問原因,也恨自己發現妻子獨自發呆的時候,沒有抱抱她陪陪她。

  “寧寧,對不起!媽對不起燕子,如果我沒有給妞妞吃東西,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……”病房門口傳來了母親壓抑的聲音。

  鄭寧看了看妞妞,發現并沒有被吵醒,于是走到了病房門口,看著母親。

  “你覺得只是因為這一件事情嗎?燕子當初不顧家里人反對,千里迢迢的嫁給我,你是怎樣對她的?

  媽!我一直覺得你刀子嘴豆腐心,燕子從來沒有給我說過你的壞話,但我今天才知道你是怎樣對她的!”

  鄭寧眼淚無聲地流了下來,“我會帶著妞妞搬出去,你還是我媽這不可否認,該負的責任我會做到,但我現在不想看到你?!?/p>

  鄭媽媽聽完,哭了起來:“寧寧呀!媽知道錯了!媽沒想到事情會成這樣,媽對不起你,對不起燕子?!?/p>

  鄭爸爸也邊嘆氣邊說:“寧寧,這件事確實是我們不對,但妞妞還要人照顧,就讓你媽先照顧著,爸幫你處理燕子的后事?!?/p>

  “我會找人照顧妞妞,不用她幫忙?!编崒?a href="http://www.faxvax.live/huati/taidu/" class="innerlink" target="_blank">態度很堅決。

  第二天,王燕的家人一到醫院就把鄭寧揍了一頓,想想幾年前還開心嫁人的女兒,從此卻陰陽兩隔,哭聲響徹了整個樓道。

  他們要把王燕帶回去安葬,還要把妞妞帶走。

  鄭寧跪在地下求了好久,最后只同意讓妞妞留下來,但要求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他。

  鄭寧眼看著他們把王燕抬上了車,他攔不住,車漸漸走遠,他癱坐在了地上。

  鄭爸爸把鄭寧扶起來在妞妞的病房休息了一會,一夜沒睡的他眼淚流著流著就睡著了,等醒來的時候又開始流眼淚。

  這樣過了三天,妞妞到了出院的日子。

  鄭寧已經托人租好了房子,他把東西都搬到了新家,托了好幾個人找了個靠譜的保姆,并且和領導請示調到了后勤的工作。

  搬出來兩個月后,他接到了他爸的電話,說母親吃了安眠藥,幸好發現的及時所以剛剛脫離危險,希望他可以去醫院看一看。

  他也沒有想到母親竟然會自殺,他知道母親從前總是愛沒事找事,但真正傷害人的事情是做不出來的。

  王燕的事情是個意外,但他終究不能當成什么事情都沒發生。

  最后他答應每個星期帶妞妞回去一次,母親也向他承認了錯誤。

  一直到妞妞四歲,家里人希望他能重新開始,所以介紹了好多相親的對象。

  有時候他直接推掉,實在沒辦法的時候只能去赴約,然后找種種原因把女方一次次氣跑。

  他不想有人再因為他受到傷害,不想妞妞有一個后媽。

  ……

  他放下了手中的相框,給抽屜上了鎖,又走到妞妞的床邊親了親她的額頭。

  心里默默的想:我一定會保護好你,不讓你受一點傷害,這輩子有你足夠了!

  PS:

  你們好,我是胖胖,

  婚姻的破裂,悲劇的發生,

  向來都是有跡可循的,

  而大多悲劇都輸在了沒有好好溝通上,

  如果不一味的忍讓,

  如果不一味的選擇忽視,

  也許就能避免悲劇的發生。

  作為成年人,在婚姻里,

  愛不只是愛對方,還要愛自己,

  我們要學會察覺隱藏在雙方背后的情緒,

  還要學會主動溝通,表達自己的訴求,

  自己解決不了的委屈,一定要及時溝通解決,

  而不是我忍著委屈,你也放任不管,

  時間久了,忍耐多了,愛也就稀薄了,

  壞的結果也就注定了。

  <完>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評論加載中……
体彩任选9场开奖结果